分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裂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章小蕙玫瑰的故事-【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30:59 阅读: 来源:分裂机厂家

丈夫称其败家糟妻,传媒封她拜金女王,相士断言贪淫不足,名言是“饭可以不吃,衫不能不买”。

另一厢,向来挑剔的亦舒却说:“在香港,我最欣赏章小蕙”,蔡康永赞其美貌与灵魂兼具,杨凡则索性捧她为最好的女子。她呢,自顾华美,极享物欲,骄傲到不屑去解释,风眼下,买下去,媚下去……

前半生他是“富养”的千金小姐,中途一朝惊醒,后半生从头再来,自顾自在骂声中,活成了一只蝴蝶。

生而奢 活而侈

用最简短的词语去形容章小蕙——“招摇”。

光是长得就招摇,她的美很“立异”,不是王菲那种仙风道骨的骨感,也不是高圆圆那种进退皆宜的清丽。大概小男生和小女生都对这种圆润艳丽欣赏不来,非得阅女无数的老手,方能体会这等风情——熟透的蜜桃,软糯的肉欲。

这等美,不用“艳光四射”,非用“招摇”,因为“招摇”得写作“招谣”啊。

除了那位老牌港星丈夫,她的前半生与娱乐没多大关系,却举手投足都成为焦点,。

章小蕙的名字,长久以来都与“拜金败家”划上等号。

但消费观这事,还要从成长环境说起。

章小蕙又名章蓉舫,1963年出生在香港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加拿大《文汇报》的主编,后来一手创办了加拿大中文电视台。家住九龙塘大宅,出入司机接送,她4岁开始就跟着妈妈在美美和连卡佛选购衣服,小六时已穿着昂贵的童装跑遍整个东京,12岁的时候开始和玩伴研究如何搭配香奈尔时装,品味各种昂贵奢侈品。都说“女儿要富养”,章小蕙堪称富养的极致。

生在富裕的家庭并不是错,只是光鲜到了极致就会应了那句“月盈则亏”的老话。

青春梦 逍遥梦

章小蕙从小读的是香港名校玛利诺修院。

多有名?它出过政客刘慧卿、黎青萍,名媛薛芷伦,美人关之琳、李嘉欣、梁咏琪。日后李大美人嫁入豪门,被比为出身寒门的灰姑娘时,挂在嘴边的就是:“真像他们说的那么穷就读不到玛利诺修院。”

同班好友,日后成为着名DJ兼其红娘的林姗姗说:“她那时已经是‘性格巨星’,不怎么跟人交谈,她有她自己的世界。中午吃完饭,同学在嬉闹谈笑,她就拿本书坐在草地上,望着天,好像胡茵梦,又好像在作白日梦。她常常拿着一些我根本不可能看得懂的英文诗集来问我feel不feel得到里面的东西,真的很有气质。”

忽而听着,倒有些琼瑶女主的气息。

当然,没有那么古典,她看的最多的还是通俗的,最爱亦舒,这才比较像她。

她自己曾写到:“从十四岁开始,亦舒二百多部作品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床头小柜。学生时期最惬意的日子是从天地图书第一时间买到她新作,先放书架摆好,特地找一天什么都不用做由早上恋在大沙发中,盖着小小丝棉被,身边堆满零食直到凌晨时份一口气的把它看完,坐在身旁等待约会的小男生们便看我,我看亦舒小说。”

多逍遥的青春,章小蕙的家庭注定她不需为生活所虑,当然可以大肆做梦,为浪漫倾倒,这亦影响了她日后对爱情婚姻的选择。

林姗姗亦说,章小蕙本来还不是那么的美,直到十三四岁开始更了解自己,了解时尚,“中学某年的暑假之后,她把厚框眼镜换成了隐形眼镜,理了个新发型,那些跟她条件相当的女同学就开始骚动了,问她是谁,怎么会变成这样。”

大概从那时起,“小妖精”就开始修炼了。

中学毕业之后,章小蕙到多伦多念大学,修纯美术史,紧接着的硕士学位念的就是时装专业,她是一心将追求品味作为人生目标的,非常清晰。这是所有因素叠加而来的,不是所有家庭都有此条件支持子女去念一个如此虚无的专业,也不是所有女生都敢如此大张旗鼓一心只奔华衣去。

初见欢 再见狂

1987年,时为当红歌星的钟镇涛到加拿大做巡回演唱会,邀请歌手兼DJ林姗姗做表演嘉宾,林姗姗就约了一群还在多伦多留学的旧同学在演唱会后相聚,其中就有章小蕙。“B哥哥过来跟我们打招呼,我就介绍她们给他认识,我估计那时他已对她有意思。”

为什么这么笃定地推测?那时候的章小蕙“头发乌黑厚亮,翻着波浪,能把人埋起来。眼睛圆咕噜的,眼底眉梢,风情流转。静静地坐在那儿,比任何一个女明星都美。更要命的是对谁都能电力十足,无时无刻释放媚态。”

当然,这些后来都成了“风骚”与“放浪”的注脚。

而钟镇涛呢?这个出身低微却凭自己的才貌征服万千少女成为的男子,不正好是她要的“家明”吗?

加拿大一见,估计两人已心中有数。当年章小蕙放假回港,二人就开始热烈地交往。据说最肉麻的事是她回美国之时,偷偷从钟抽屉里拿了双他常穿的米奇老鼠袜子,以慰相思。

几个月的长途电话后,白马王子突然出现在她美国的生日派对上,为她扎上蝴蝶结,亲自奉上生日礼物。

故事走到这一步,不以结婚结尾怎够童话?

章父本来是极力反对这门婚事的,不过男未婚女未嫁,一个英俊有名,一个年轻纯洁, “金童玉女”的组合得到了包括章母在内的所有人的支持,章父的反对挡不住这对狂热的男女,婚事顺理成章地举行。

1988年1月,章小蕙跟钟镇涛于香港太子道天主教圣德勒撒教堂举行婚礼,她的婚纱出自戴安娜王妃婚纱设计师手笔,价值13万元。

当时人人都羡慕她与他,传媒把她称做比女明星都漂亮幸运的女人。

那时导演杨凡还为她拍了一辑古代仕女的成婚照,古典清丽,跟十多年后他的《桃色》中的她,判若两人,很难说这段婚姻是谁毁了谁。

开始总是美好的,两人爱得高调甜蜜,甚至一同合唱歌曲和合演MV,他开演唱会她就在台下痴痴地看着,带着一双儿女,毛豆与眉豆——亦舒《风满楼》里那对兄妹。

钟镇涛小时家境并不好,母亲是靠为人洗衣维生的,幸而他年纪轻轻就大红大紫,一跃成为当时的男神。

查小欣曾描述过他们的婚前生活: 生性节俭的钟镇涛被问到以后提供怎么样的生活给章小蕙。章小蕙边吃朱古力蛋糕边回答,杂志费一万、糖果费一万、零用钱一万,共三万元一个月。何以时装痴没提服装费?钟笑说她有他的附属卡,买多少都可以。章小蕙闻言,开心得大笑,又要了一个蛋糕。

看得出他最初对她的宠溺,然而这种关系是相当危险的:两人的成长与价值观完全不同,以物欲和享受作为基础的婚姻,一旦缺了名与利,必将崩离。

港版失乐园

港人笃信风水命理。

钟镇涛娶了章小蕙后,他刚好遭遇事业的低谷,唱片反响平平,甚至要转战台湾市场,以至于日后妻子屡被攻击“三白眼,克夫相”。而她照旧是名牌加身,光鲜靓丽,美食美物绝不能少,故又有“贪淫不足”一说。甚至有传言钟镇涛身边的人都看不过眼开口相劝,结果导致关系不合,钟与谭咏麟闹崩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章。

先不去评价传闻的合理性,不过章小蕙十年如一日“十几万的铂金包全款搜集、喜欢的衣服所有颜色包下”的豪买,确实为她招来不少火头。

很快,当年的王子,成了消沉过气明星,家用降到两三万元一个月,梦慢慢褪色破灭。正常发展下去,她会慢慢变老、变穷,失去从出生到现在所享受的生活,她不甘心,但能有什么办法呢?

章小蕙很快找到新“金主”,白头佬陈曜旻。

不得不提一下这个男人:高大挺拔,满头银发,年轻时当过粤语长片的小生,香港中文大学毕业的才子,白手兴家创办制衣厂,有名的富商,其时已婚,第二任妻子是罹癌的名模。富有魅力、知情识趣、婚姻名存实亡的中年男人,遇上不安份的人妻,媒体称这段关系为“港版失乐园”。

据章小蕙说,她和陈曜旻的交往得到钟镇涛的默许,不久后钟镇涛亦开始了与后来的富婆女友范姜来往,夫妻双方都以明示或者默认的方式,允许对方“各有各精彩”。

而陈曜旻的妻子,“看见丈夫笑眯眯整晚替章小姐夹菜,嘘寒问暖,挤眉弄眼地跟一桌子的人说,看他多满足,又再得偿所愿。”这外人看似复杂荒唐的关系当中,各个当事人竟是默认允许的。

而面对丈夫日后的“哭诉”,她任由声名狼藉也不解释,最终落得“恃靓行凶,有恃无恐”的骂名。

白头陈成了常出入钟家的老友,陈曜旻有钱有经验,对当时热衷搞生意的章小蕙有莫大帮助。

90年代中期,钟镇涛的收入有一单没一单,而章小蕙开始利用自己的所长替阔太们买衣,轻松有钱入账,小试牛刀做了单二手衣拍卖会,两天赚了一百万。

钱,谁不想再多一点呢?时装领域赚到的一点小本钱,章小蕙用来投资房地产,刚开始又大赚一笔。于是,她豪气干云地贷下几幢豪宅,她让自己的老公钟镇涛在合同签字,让陈曜旻替她做担保。如果成了,她可能会有截然不同的命运与名声,但不巧,碰上了97年金融风暴。

风中的曼珠沙华

她让老公签合同、情人作担保的行为,最终拖累了两个男人,2.5亿的债务使二人同时宣布破产,她便由此背上了“买衣服买到两个男人破产”的骂名。

她曾以为很有担当、会像勖存姿那样保护她的那个情人,远走他乡。

昔日白马王子向传媒哭诉为了维护妻子而与兄弟家人反目,自己节俭妻子如何放纵,自己忠于婚姻妻子如何脚踏两船,并且出书尽数妻子的不是……钟镇涛获得了公众的同情,又再战乐坛。他的朋友,一个两房并立的天王,一个花名在外的大佬,共同数臭了那个女人。

但章小蕙也真是不世出的那款:一言不发,自己扛起所有债务;变卖掉了一些衣服;自己奔波找律师找证人,一直上诉,直到终于打赢了与裕泰兴的官司,2.5亿港币债务勾销;为了生活开始做杂志编辑,一周做17-19个版;替报纸写专栏,在最落魄的时候在专栏里写自己最风光的日子,被骂被讽,却写得有滋有味,光鲜靓丽地拿稿费。

后来她预支了一笔酬劳,开了一家服装店,第一年,赚了2700万,第二年挣了2300万。第三年,非典来了,关门歇业期间,她决定索性结业。

服装店关门大吉那个月,章小蕙就在街上遇到杨凡。

《桃色》是她第一次真真正正接触娱乐圈和电影,级别不低,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电影,名字就开宗明义。

她在里面饰演一个性感美丽、生活无聊、不守本份、沉溺在绮丽幻象中的少妇。《桃色》的好坏与否各花入各眼,但是这部片子,更多的人把她当成了一个纯粹的“脱星”。这个女人面对各色流言,又淡淡道:“没办法,如果你的思想很混沌,即便人家穿件高领毛衣,你看到的也是色情。如果你很单纯,即便人家穿三点式,你也不会看出色情。”

这部片子之后章小蕙成了第一个签约央视的港台演员。

她始终不管他人是非,只知道自己要什么。

不过她在戏剧的道路上走得不远。

章小蕙自费出过一本精美的书,那里面收录的全是她的正面报道,但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下没有人买帐。最终养活她的还是这辈子都逃不掉的时装。

其实以她的风姿,要再找个溏心靠山有何难?但她离开香港,“香港人普遍缺乏安全感。喜欢谴责弱者,那些嫁给有钱人或成为名人情妇的女人反而变得很高贵,那种势利像极了张爱玲《倾城之恋》里的众生百态。”有传与北京上海的富商短暂交往,却再无下文了;亦有把豪宅钥匙送上门的,也拒绝了。

女主角走到这步,都会不免俗套地领悟:唯有自己最可靠。

舌尖上的女人

刚毕业就结婚,立刻生孩子,忙着带娃、花钱、给老公挑衣服,少不更事时她只当那些都理所当然,只是负债累累几乎身败名裂时,才发觉“身边女朋友都有事业,好叻、好醒,我好恨。”不过好在她挺过来,仍能自顾华美,骄傲得媚下去……

章小蕙清楚记得和钟镇涛那段婚姻的长度:九年零九个月。用一个字去形容这段关系,她说:“Bittersweet。”

“有一年,是年尾乐坛颁奖礼,唱片公司跟他说《红叶斜落我心寂寞时》那首歌一定会得奖,我和他坐在家里电视前一起看,怎知他竟输了,颁奖嘉宾一讲完结果,我们两个立刻揽住对方哇哇大哭起来,这件事不就是bittersweet吗?”

她将名字改了又改,最终又叫回章小蕙。

不由得想起另一个舌尖上的女人,不约而同落在一个“小”字上的陆眉,陆小曼。

她们出生在富裕的家庭,她们成长在东西方文化的交叉浸染中,她们受过良好的教育。

她们美丽,她们聪明,她们感性,她们从来是社交圈的焦点。

她们爱才,不顾一切地嫁给了才华横溢的“穷小子”,因为这段婚姻而被大家津津乐道。

在人们眼里,她们拜金,她们挥霍无度,她们放荡,她们红杏出墙,她们是“红颜祸水”。

但章小蕙比陆小曼幸运,她无需感慨“万千别恨向谁言”,她的故事还长着呢。

章小蕙时常被误以为是《玫瑰的故事》原型,其实她年纪跟书对不上,应该不是。

但现在看来,《玫瑰的故事》仿若隐喻:亦正亦邪,颠倒众生的玫瑰,温润美艳,却带着花刺的钝痛。

20几岁初为人妇的时候是含苞待放的小小骨朵,尚觉青涩,离婚后才觉世界阔大,容得她象玫瑰一样,热烈盛放。如今年过五十的她正妖娆着,并且还将持续地妖娆下去,烧的漫山遍野一路艳色。任凭口水横飞,我自妖娆盛开。

新乡得了前列腺炎怎么办好呢郑州男性前列腺炎怎么治疗常见有哪些方法呢

免疫力低下该怎么办

广州脑博仕医院属于正规的医院吗普宁市专业治疗酒瘾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