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中航油事件看中国如何建自己的石油监管体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4:40:53 阅读: 来源:分裂机厂家

从中航油事件看中国如何建自己的石油监管体制

中国页岩气网讯:曾经因为在新加坡期货市场上非法从事石油衍生产品交易,而被新加坡司法机关判处有期徒刑的中国航空石油新加坡公司总裁陈久霖刑满出狱之后,沉寂很长一段时间。最近,他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不仅公开批评新加坡司法机关对其判决,而且对石油衍生产品的监管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并因此获得了中国的博士学位。

在陈久霖看来,当年新加坡司法机关的判决是错误的,因为他是中国航空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管理者,而不是一个交易员,不应承担期货交易员应承担的刑事责任。

陈久霖认为,新加坡的证券交易机构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弥补公司的亏损,因而完全是出于善意,而不是恶意地进行期货炒作。至于在公司期货交易出现问题之后,所提出这些建议,与作为中国航空石油新加坡公司总裁所作出的决策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能把自己所提出的建议与公司作出的决策混为一谈。他指出,新加坡司法机关之所以作出错误的判决,就是为了规避新加坡期货交易监管机构的责任。

这个案件发生之后,同情陈久霖的国内媒体并不多。究其原因就在于,中国航空石油新加坡公司虽然是一个挂牌公司,但在名义上毕竟是国有企业。

恢复自由之后,陈久霖曾经在多家国有企业工作,如今获得博士学位之后,潜心研究中国石油衍生产品监管法律问题,倒不失为正确的选择。毕竟,身陷囹圄之后,可能会对自己的交易行为有更多的感触,对国际期货市场有更多的认识。

不过,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陈久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国际期货市场中存在的深层次问题,认为国际期货市场的“套利保值”就是做好两手准备,通过现货市场规避期货市场的风险,或者通过期货市场规避现货市场的风险。

其实,国际期货与国际期权交易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国际期货更多地是预测未来期货的价格,通过合同买卖规避风险获得暴利;而期权交易则更多地是对期货交易的价格进行预测,通过购买选择权或者交易权直接从事大宗期货交易。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航空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问题就在于,对于当时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作出了错误的预测,以至于在期货合同交易中出现了巨大的亏损。陈久霖似乎只关注国际期货市场的价格变化,而没有看到国际期权市场的价格主导权问题,没有充分意识到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早已不是由期货市场所决定的,而是由国际期权市场所决定的。正因为如此,除非囤积大量的石油,并且具有足够的实力,通过石油交易平抑市场物价,否则,很难在国际期权市场获得石油交易的定价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陈久霖似乎还没有吸取足够的教训。

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纯粹的石油进口国,石油资源的特殊性已经使得普通中小企业很难涉足中国的石油市场。在可预见的未来,国有石油生产企业和交易企业仍将主宰中国的石油市场。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应该鼓励中国国有石油企业深入研究期货和期权交易市场,并且充分利用期货市场规避风险和期权市场风险投资的特征,维护中国的石油市场安全。

作为曾经在新加坡石油期货市场摸爬滚打的国有企业管理者,陈久霖完全可以将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整理出来,作为中国石油市场经营者重要的参考书。但很遗憾的是,陈久霖似乎还想重复新加坡石油期货交易模式,在中国建立类似石油期货交易机制,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建议。

笔者想说的是,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当前国际石油期货市场和期权市场正面临新的机遇,中国石油行业的研究者应当从石油经营的各个环节入手,不断寻找世界石油市场的价格规律,为中国国有石油企业利用国际石油期货和期权市场提出合理化的建议。

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准确地预测短时期内石油市场的价格,但是,作为一个长期投资者,中国石油企业应当进行战略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本优势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中国应当尽快完善石油法律体系,使中国的石油企业走上一个长期稳定的发展道路。中国应当利用国际石油期货市场和期权市场,但是,中国再也不能进行投机性的套利保值,因为那样做将会使国际石油市场价格更加混乱。中国航空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悲剧不能重演。(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来源:上海商报

漳州西服订做

宣城工服定做

高碑店定制职业装

通辽工服订做